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挂牌 > 正文

90%投资收益跑不过理财?空窗期决定创投圈生死的究竟是什么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04

  当前的VC市场像极了中国股市,70%的机构亏损,20%的机构持平,10%的机构微利。从概率上说VC赚钱是偶然的,亏钱是必然的。机构内部的“自我革命”也正在悄声上演,最明显的便是赛道的转型。毕竟,投资最好的团队、投资最好的技术,这是上一个阶段的投资思路。

  9月初,武汉光谷某AI智能大赛的现场,张琳(化名)路演完毕后匆忙离场飞往深圳,留助手等待大赛结果。

  在刚刚的10分钟的路演中,他同往常一样从容地应对着投资人的提问,表达流畅略显疲惫。一年来,他已参加类似的大赛有近20多场。名目记不清了,有科技成果转化、人工智能专场,有以智慧城市主题的创业大赛。不同的是,熟悉的人都注意到,他的项目融资额度从最初2000万出让10%的股权,调整到了1000万半。

  无独有偶。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李东(化名)这两年间还来不及适应,就不得不被迫接受寒冬的现实。他的大健康+AR项目融资额度也由原来的1000万,降低到了500万。

  “不少项目的融资额度已降低到原额度的5-8成。有圈内人说,明年的情况还会更糟。”李东说。即便如此,项目情况依旧不乐观。他私下说,他的项目需要大资本的投入,之前谈好的几家机构进入尽调阶段无疾而终。

  在一次某孵化器的大型路演中,有投资人更是直言不讳,“项目方和投资人的预期都降低了。以前创投圈几乎天天有路演,如今频率减少了,基本上保持在一周两场的节奏。”

  “前两年更多的投资人会问你行业的可能性、市场规模,会给整个社会带来什么。如今,项目没有落地就意味着很难再拿到钱,没有然后。”马奔(化名)是一家新能源流体力学项目的CEO,在创投圈摸爬滚打了3年度,因为其打造的服务场景没有与之相应的业绩“数字”作支撑,他的项目融资陷入僵局。

  按理说,他的项目合作伙伴都是大型的央企和国企,如今也是某园区的科技小巨人企业,技术研发上也算填补了国内空白,但与投资人交流中,他被问的最多的还是项目的回报周期。

  行业的窘境也在影响着资本信心。据CVSource显示,2019年上半年共计发生投融资交易2710起,涉及金额约4055.37亿人民币。根据上述数据预测,2019年全年国内一级市场投融资交易笔数或将跌至2014年前水平,全年投融资交易金额或将跌至2015年前水平。

  “融资难”,AI企业首当其冲。CB Insights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近90%的AI公司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上半年,AI领域的投资案例数量是2018年全年的26.7%,不足三分之一;融资金额则为2018年全年的25.7%。这意味着,2019年上半年,AI领域的投资活跃度在大幅下降。

  有投资人预测称,作为长期靠融资驱动的行业,一旦缺少资金的注入,AI行业将面临一波惨烈的倒闭潮。

  “我们不要看其他的标准,其他的东西再天花乱坠也没有用。”今年7月,在虎投FA的路演现场,有投资人就对项目方明确表示,“如果To B,有没有人使用,有没有大型机构和你签订合作;如果To C,你的客户反馈是怎样,你的团队是否能够根据这个反馈持续做出改进。这些是最重要的。”

  不仅仅是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也不例外。近日,有消息称,某AI独角兽正在将其新加坡海外业务中心打包出售,核心原因是当地业务拓展未达成预期。该AI独角兽的蓝图里,希望可以做到赋能百业,然而实际情况是技术落地进度远远达不到预期。

  “融资难是因为技术落地难。”一位业内资深人士称,虽然某些独角兽在人工智能上半场已经通过巨额融资获得了很高的估值,但其落地其实并不理想。在下半场,投资人希望找到那些真正从场景与客户需求中成长出来的技术,并能引导行业风向。

  鸿哀遍野中,创业近20年的张风(化名),却在焦虑中迎来了曙光。记者在朝阳区西坝河附近的几家手机店中都没有看到老年机。精英网,今年上半年,他的项目落地,开始有了稳定现金流,获得了1000万的A轮融资。尽管这与他之前融资5000万的额度相差甚远。“我看得比较淡了,可能因为长期以来就是在焦虑中成长。”他说。

  2000年,中国的第一代互联网独角兽在纳斯达克扎堆上市后经历了一轮急速的失血。远在中国的创投机构也受到影响,迅速谨慎了起来,大批互联网公司随后便难以获得新一轮融资。

  在金融去杠杆和流动性偏紧的彼时,靠融资过活的互联网公司普遍陷入了焦虑之中。

  2018年也是一样。当年7月12日,有8家公司要在9:30敲锣上市,但舞台面积有限,只放下了4台。于是,就出现了2家公司共用1面锣、8人同台的奇特画面。独角兽上市的集中度之高、行动之仓促为2019年史无前例的“融资难”埋下了伏笔。

  “投资最好的团队、投资最好的技术,对于机构而言这是上一个阶段的投资思路。”如今的张风历经融资的磨炼,也熟知机构的投资策略,他称,“从关注技术到回归行业本质,当下的机构更多是从需求和应用出发”。

  盈利成了创业和投资的永恒线年,从事海外贸易多年的赵某清盘了过往的生意,揣着2个亿来到北上广,寻找新的机会。在各路朋友的牵线搭桥之下,开始混迹于创投圈。

  这两年,赵某的钱被“套牢”了,他通过多家VC、PE机构投出的教育、医院、环保、大数据项目均无法退出。

  他的前半生习惯了钞票的快进快出,而现在,这些钞票都以他看不到的方式,多出一些0,又减少一些0,最终消失了。

  “妥协肯定是有的,资本不就是一场相互妥协的博弈?”2019年,这个问题始终横亘在他和创业者中央。

  在他看来,即便是投资人,虽站在整个创投行业的上游,但VC端的创业无疑是所有创业中最难的一环。这个行业独特之处在于,VC的商业模式与初始资金高度相关,募资是进入这个行业面临的最大考验。

  有业内人士曾在不久前对媒体公开透露,现阶段国内VC、PE行业的退出格局是:10%能IPO,10%能并购退出,20%会死掉,60%在发展中。换言之,百分之七八十的项目是没有办法退出的,这还是国内一线机构的投资数据。

  有大咖甚至在中国投资年会上给出了算法:2018年一级市场项目投资数量超过1万个,但A股上市才105家,加上去香港、美国的不超过200家,如果大家寻求IPO退出,几率只有1%-2%。结论是:“投资人的钱,大概率是收不回来的。”

  除了之外,《2018中国股权转让蓝皮书》中统计了十只“科技独角兽”的上市情况,其中70%的独角兽中最后一轮投资人出现了亏损,90%最后一轮投资者收益无法跑过理财收益。

  给予机构导向的永远是市场的信号。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VC/PE募集完成基金数量同比下降了 51.69%,总规模则下降了30.17%。以完成募资基金规模计算,2019年上半年,中国VC和PE机构的募资额已经不及两年前的1/4。

  为何募资如此难?一是受到资管新规等影响,金融业现在整个循环断掉了,银行资金无法再做LP了。二是由于之前的投资没有达到预期,让LP失去了信心。三是部分LP秉持“现金为王”的策略,把钱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干脆自己做直投,“每个人过得都很难。”

  即便投资机构,多数的生存状态都是一致的,即主营业务变成了募资。行情不好的时候,合伙人开始动员全员募资。募资难,是很多中小机构都正在面临的难题。

  “‘傻钱’已经很难找了。”北京某机构投资负责人表示,“许多中小机构早先都依赖于高净值LP,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但是‘野生’LP几乎都在行业内吃过亏,在经历了几轮市场狂热之后,发现股权投资并非如想象中那么赚钱,有的五六年前投资的项目现在还没有退出,直接影响到投资的热情”。

  事实上,从当下募资渠道来看,地方引导基金、国有产业基金弹药最充足已是行业公知。地方引导基金成为机构募资热门瞄准对象,这与早两年大相径庭。

  “之前提起地方引导基金,市场都有些嫌弃,因为限制太多,还要顾及返投比例。现在有募资压力的合伙人见面就打探地方引导基金资源。”有业内人士称,北、上、深、浙等一线城市及省份的地方引导基金返投比普遍偏高,尽管部分区域返投比例甚至近2倍,也依然拦不住GP的热情。

  地方引导基金对GP的喜好也直接影响到了GP的投资策略。上述人士透露,甚至有机构为了拿到地方引导基金的钱,纠结是否要进行转型。“2019年,所有看文娱的人都来看教育,所有看其他行业的人都来看消费,剩下的人基本都在科技。”

  那么,拿不到政府的钱怎么办?小基金也有小基金的活法,比如投资市场核心消费品牌的某早期基金,资金进驻一年有余,便开始考虑退出。

  资本果真是一场逐利的游戏。但愿每次潮汐能看见裸泳的,也能看到漂亮的贝壳。

香港挂牌| 4887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 六台宝典 图库管家婆下载| 香港无敌猪哥报图库| 九宫禁肖十三陵杀肖记录网站| 香港马会资料小财神| 全年挂牌绝杀生肖绝对可跟| 精准平特一码公式规律| 正版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品特轩高手论坛87654|